S.A.YAN陈长生

666

今天老婆亲我了吗?

最喜欢。当之无愧。

勤恳的打卡记录员:

亲啦。

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称得上是你最喜欢的女孩子了。
头发还是和你一样的味道,中午把围巾抱上床搂着睡。
好想你哦,无可救药的。

那种被逼着放弃一切的感觉。
悬崖的边沿,弥漫着的乳白的雾水,蒙住视线。
一步,一步,朝着未知的狱炼,捂着心口跳动着发慌到痛苦乱掉的频率,等着切肤之痛在皮肤下蛇行般滑腻地游走,等着耳旁风吹裂通红耳尖后巨响刺透耳膜,等着日光融化我粉身碎骨。

三步,二步,一步。
没有回头路。

山穷水尽,枯井涸沼。

简述听《诺言》的心理感受记录。


也许 我的爱不适合现代的规则
「嗯,现在符合了。啊,伤感,我淋头的热血,我嚣张的青春。」

有人说青春太短有感觉就要挥霍
「看出来了。」

并不代表我没有勇气 去说爱你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是有的。」

当我 抱着你在我的怀里
「比你大这么多一坨你抱得住吗你,搞笑呢哥们儿。」

我真的不想再分离
「哦对,你甩了他两次来着。」




呃。懒得写了。
总之五光十色色彩斑斓堪比变色龙。
简而言之,心态从唉变成?再变成…。最后变成敲里吗。

说起来他很喜欢喝巧克力奶茶啊,所以我以前也一直只喝巧克力味的。
后来发现自己好像更爱抹茶。不知道是长大口味变了,还是开始摆脱那个只知道抱着温热的巧克力奶茶,吸着鼻子哭哭啼啼的小孩子了。

七种原罪中有贪婪。人性罪恶的开端。
没有得到之前只是想要触碰,触碰之后希望深入,深入的结果是滋生霸占的念头。
或者摧毁。
人心是个黑洞,永无止尽的吞噬着光。欲念是没有终点的。
何谓人心,不知足。

对啊对啊。
他常用这轻松的四个字回答我,敷衍我,打发我,笑起来的样子也总是很讥讽,像是在嘲弄我的庸人自扰,不谙人世疾苦活该作茧自缚。
我不在乎这些,所以我再次举起酒杯同他碰杯。高脚的玻璃制品里的暗红酒液中心打着小小的漩,被吧台昏黄的灯光浸泡后的色泽像是魔鬼唇角干涸的血液。

“A loser of losing-…”
“什么?”
“呃嗯…没什么。”
他仰头,喉结滚动着吞下最后一点薄薄的酒。我扣着两个指节支撑着我的太阳穴倚在吧台上,看他伸出舌尖舔去唇角遗留的猩红酒液。我那一刻有点儿恍惚,恍然间觉得他才是真的潜伏在黑夜的吸血鬼。

“你蠢透了,真的。
“因为有你这么一个做典型代表,简直可以让水手把你绑在桅杆当旗帜沿着全世界的大洋展览一遍——不需要语言,可怜虫是没有值得让人费神去翻译的思想的——我敢打赌让他们参观完你毫无深度的大脑以后,你绝对担当得起他们怜悯施舍给你的美金以及「首席蠢材」这个名号,相信我,你很快就能名扬四海。再久一点也许可以让历史书都铭记你,像纪念伟人那样。”
这是我听到过他跟我说过的最长的话,他一直只是挂着那种嘲讽的笑容看我醉醺醺地同他倾吐败犬的人生,这次也许算是我免费垫付整一个月的酒钱后他勉强的回馈。
我摇着昏沉的头看他,看他散开的叠影,他暗红的眼睛像是他手里低劣的像血一样猩红的酒。
“所以我才觉得人类都是蠢货。”

我想说的是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很高,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有很多灰鸽。站在柏林墙旧址的时候我总是想告诉你这些东西以前也都是离经叛道,但感谢时间让人们一点一点漠然觉得那无关紧要。
我想和你一起,但又想起你总是恐高,最后还是我一个人偷偷的去了。
笔记里的最后一页是在日本时一风堂我们的合照,寄给你的明信片上贴着我走在普罗旺斯的花田里折下的一小段薰衣草香。
现在该还的都还了,还不掉剩下的扔了烧了。你说你回家的时候,我总想把你在这儿的整个家甚至我自己都全塞给你,你没有要。
你走以后我总分不清黄昏和清昼,因为没人再逼着我按时入睡起床。
我很想你,Vivi很想念那只黄色的猫。
最后你离开了,猫也丢了。



——我想和你一起,但你一步一步离我越来越远,最后还是我一个人慢慢回头走了。

首尔最近,总是在下雨。
窗户外面的天空总是看不清楚。被雨水糊成一片扭曲的雾。像是眼睛里揉进蒸汽一样难受的模糊感。
那天我给他打过一通电话,摁出很久没拨出的号码,但是提示音响起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已经是空号了。
练习室里早就没有人了,我也没有开灯。机械的女音一遍又一遍冷漠地戳刺着耳膜,等我回神的时候才感觉这个地方还是太大了,比山谷的回音还要长久。扩散,碰撞,折回,周而复始,像是告诉我我现在已经在地狱里不知天日。
我很久也没有挂断电话,只是听着免提里那个似乎越来越急促僵硬的声音。好歹不是一个人吧,就这么安慰自己。
看向落地窗外的街景,除我之外到处都是流动着的泛黄的光,深海里的游鱼一样慢慢摇着尾鳍从黑暗里长久沉眠的蛰伏里醒来,绕着我一圈一圈地游动。
血管里长久而渺小的刺痛。

最后一点冰凉的人声最终也掐断了。
我听着急促的提示音很久,才把那通永远也不会有人接听的电话挂断。
摁向那个红色的标记的时候,忽然就感觉我们断开的血脉里,最后一点什么勉强连起的东西被切碎了。
可能是故意的,也可能是早就把自己忘了吧。

再也不会有来临的清晨了。

我他妈很累。微博、空间不用说了,大街上到处都是XX的海报,人形牌,歌,坐个车司机放的都是XX翻唱的甜蜜蜜。为什么LOFTER看个同人都到处都是“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xxx”这个梗,一下子把我的情绪扯回十八层地狱。
???我才三岁,我好累。

我的头像和背景在问我 你好绿 你为什么这么绿